/*;">*/ /*;">*/
GGV徐炳东:不要去锚定未知

来源:GGV纪源资本

去年新冠疫情开始以后,大家一开始都是悲观的,觉得可能短期什么都干不了。但从一开始大家不够重视,到极度悲观,再到后来市场的火热和“疯狂”,2020年的每一步都让大家有“出乎意料”而又“情理之中”的感受。

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在病毒入侵这样的灾难性大事件中,人类不仅主观意识、经验和能力是渺小的,甚至对疫情短期走向的推演和预测都十分困难。但很庆幸和感激的是,我们国家做了很多优秀的工作来保障了人民的生命安全,也为今年行业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我们一直以为这么重大的灾难性事件对资本市场,包括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都会是一个单向、负面的影响和重大打击,从资本市场初期的反应来看确实是这样。年初的美国股市经历了多次熔断,但是后来的走向大家始料未及,从熔断到屡创新高,美股今年经历了过山车行情。

VC投资的是趋势,但即使只是回到一年前,很少有人会预测到这个超级变局的到来如此突然,当所有传统的行业都被疫情影响的时候,一切都开始加速。

01、我的一些观察

分享一下我在今年的几点印象比较深的观察吧:

1. 不要去锚定

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面是不能去锚定的,我们不能去预设判断。

这次疫情推翻了大家对估值体系的看法,新世界正加速到来。估值上涨和所谓的“泡沫化”推动新经济迅速走向前台,资本大量地涌入并且从二级市场往一级市场传导,2020年成为一个一、二级资本市场联动的大年。

因为传统经济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和时间都不确定,这一年二级市场及时调整了重心,转身猛烈的拥抱了新经济。

比如新能源汽车赛道,一年多之前的二级市场会更多挑战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技术路线、可行性、成本、市场等各种维度,甚至是挑战一些公司本身能不能活下来?但现在似乎没有人不相信新能源汽车是未来了,这种快得出奇的转变让你感觉到不仅趋势本身在加速,更重要的是市场形成的共识形成排山倒海的气势。后疫情时代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所有人都在幻想。

疫情对整个社会的影响超过所有人的想象,新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替代是非常显著的。作为风险投资我们这些年一直主要布局线上化、数据化和智能化,所面临的行业也正是变革的主力军。

2.重新定义工作和生活的边界

这次疫情还让我们对“公共卫生事件对人类的影响”这件事的看法永久性改变了,大家对办公方式和办公环境的定义也不一样了。

“Work from Home”曾经一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方式。但疫情后大家一度长时间在家利用远程工具工作,不仅我们的工作强度可能变大了(虽然没有Physical的劳动,但脑力在不间断地运动,缺少了休憩的间歇),有益身心健康的交流反而变得更少了。

这种工作方式的改变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自我调节需求,人们需要更好地规划生活,劳逸结合,调节好自己的身心,甚至需要更精巧地安排一些生活场景的变化。当旅游成为一种奢求,可选择的娱乐活动也变得少了,生活似乎少了很多变化与精彩,然而工作的压力和强度却可能在增大,我们需要学会如何更好地生活在后疫情的世界。

3.一级市场前所未有地走向台前。

今年非常明显的一个感觉是,一级市场的投资史无前例地被公众关注,大家对创新或者创业公司的注目被提到了新高度。

线上化导致了大量的“经济交易再分配”,人们工作方式的改变也导致了商业路径的改变。

如今,政策与监管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话题,除此以外,社会舆论与影响都会影响到我们的日常投资中来。举例来说,新科技和新经济的发展会产生大量的劳动替代,这是一个生产力提升的必经过程。每一次科技进步带来的产业升级,都会带来一些劳动岗位的减少,但是同时也会带来其他劳动岗位的增加。技术的升级一定会让一批人有阵痛,这是历史上一直在重复发生的事情。然而疫情影响的叠加放大了这种变化,本来大家对任何新趋势性的东西都需要有个接受的过程,在后疫情时代接受创新所带来的变化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时间与勇气。

4.老年化与互联网化的碰撞与共同发展

疫情后,世界在迅速互联网化、电子化,而不仅仅是过去更多的在消费领域,这就对老年人提出了新的技能要求,比如现在出门没有手机、不会扫码填资料基本都很难正常生活了,社会需要更多关爱这部分人群。换个角度,互联网移动化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对传统行业甚至对普通个人、民众的生活造成的影响都是真切存在的,也值得我们去思考这里面的机会,是否互联网企业能够为这部分人群创造更多社会价值?

02、展望2021,我看到的一些趋势变化:

1. 交易、流程线上化

疫情后很多传统线下交易市场都受到大幅影响,整体损失不小。虽然线上交易市场在今年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但我们清晰地看到,线上化的趋势的地位已确立。就在疫情之前,很多行业线上交易还更多是一种辅助或者补充,但是疫情之际,线上化基本成了唯一选择。偏交易属性的项目就是受益者之一,GGV在其中较早布局了京东工业品、美菜、满帮、百布这类线上交易平台。

此外流程线上化也造就了2020年迅速增长的SaaS服务行业,他们越来越成为更多行业以及公司运营的基础设施。为了能够更好地让公司业务和管理线上化,SaaS产品通过工具化、平台化和数据化来帮助公司提升运营的效率,比如我们今年投资的盖雅工场、店小秘、融易算等就属于这一类。

除了更多数据与产业方面的拓展能力,今天的SaaS产品力会至少反映在开源和节流两个层面:开源 - 线上数据化批量获客、管理用户、维持复购;节流 - 降低运营成本包括减少线下人员和地推成本、减少中后台的人员成本等。

2.消费行为变迁

疫情发生的这一年大家最显著的感受可能就是普通人购物的方式发生了巨变,从疫情期间没办法通过线下方式购买,到习惯线上购买,这里面孕育了平台型机会以及新一代品牌的机会。

在很多品类线上消费曾经是对线下消费的一种补充,特别是所谓的逛经济和非标商品,比如买球鞋我们更喜欢穿一穿试一试,买文玩潮品我们更欣赏眼见为实与现场的体验。但疫情还是改变了我们,消费者在经过这段时间的被迫改变后发现这些品类的线上体验也是可以得到保证的,甚至会拥有更好的选择余地与价格预期。我们早期布局的玩物得志就属于这样的品类交易平台。

另外一个比较合适的案例就是社区团购,大众日常家庭消费的线上化。几百年以来逛菜市的习惯被迫改变,消费者享受到了乐趣与效率提升。在这么一个巨大高频的市场里,当然包括十荟团、兴盛优选在内的一批创业公司也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与此同时,万众创业也是这个时代的主基调,爱库存这样的新型社会分销电商平台也大踏步发展。

除了平台型企业,另一波主流机会属于那些在疫情之初甚至之前就做了线上良好布局的新一代品牌。很多类似Moody,Buff X,Fajo的新一代品牌以年轻人的新需求、新时尚为主要切入点,代表着社会潮流的发展方向与新选择。

由于疫情的时长超过大家的预期,我们还看到了一波线下渠道的新机会:布局好的点位和商讨更优的条款,这是一个比以往更好的时点。随着线下零售的重构,疫情之后一批新的消费业态在蓬勃发展,比如美妆集合店“HARMAY话梅”、品牌集合店“Look”、折扣店折满满等等。另外,消费升级会在线下零售持续生根,今年看到的各个咖啡与新式茶饮的发展就是一个侧面,我们都会持续关注。

3.中国市场的新机会

中 美博弈升级之后,很多原来格局稳定的行业又开始重新孕育机会。比如GPU就是一例,之前的一些巨头不管是在专利、成本还是效率方面,都已经获得了较高且稳定的优势,但今天的大国博弈正在让很多格局被打破。

中国和美国的市场都很大,如果美国市场不用中国生产的服务器、5G网络设备和其他电子设备,这些需求会被引到哪里去?如果中国市场未来会大量用本土的GPU甚至CPU替代进口的,那未来这些需求又会被引到哪里去?市场下又有很多博弈下的新机会,这其实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