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日产“新中期事业计划”发布:去“戈恩化”的联盟如何重回赛道?


微信图片_20200529140348.png

来源:东方财富网

  虽然日产前CEO卡洛斯·戈恩的年度“越狱”大戏还未盖棺定论,但笼罩在“戈恩事件”阴影下长达一年半时间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已经迎来新中期事业计划。

  据了解,这项新中期事业计划发布为期三天。

  5月27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联合发布“引领者-伴随者”的全球市场战略,即在联合采购等联盟现有的优势基础上,三家成员公司计划充分利用各自的领导地位和地理优势,来支持合作伙伴的业务发展。

  具体来看,这个全新战略主要包含三方面的核心内容——

  将全球不同区域市场命名为“标杆区域”,三家公司都各自侧重于其核心区域,目标是成为该地区最具竞争力的公司之一,并成为其他两家公司提高竞争力的标杆。根据该模式,中国、北美和日本市场的标杆公司为日产;欧洲、俄罗斯、南美和北非市场的标杆公司为雷诺;东南亚和大洋洲市场的标杆公司则为三菱。

  将使用各自最具竞争力的配置来生产引领者车型和伴随者车型,至2025年,联盟中近50%的车型将遵循该“引领者-伴随者”模式进行开发和生产。

 在技术效率方面,联盟的成员将继续对现有资产进行利用,以确保每个成员公司继续在平台、动力总成和技术上共同分摊投资,联盟成员的分工将从平台和动力总成逐渐扩展到所有关键技术。

  作为探索全新商业合作模式的一部分,联盟认为,这些举措将最大限度地分摊固定成本,并让各成员资产得以充分利用,旨在加强三家公司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联盟预计在“引领者-伴随者”模式下,成员生产的车型投资最高将节约40%。这样,联盟除了获得传统协同效应之外,还有望进一步获益。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在汽车界中建立了独一无二的战略运营伙伴关系,在全球汽车行业不断变革的背景下,联盟给我们带来了巨大优势。” 联盟运营委员会及雷诺集团董事长让·多米尼克·盛纳德表示,“全新商业模式将使联盟充分发挥每家公司的资产优势和执行能力,同时发扬各自的企业文化和优良传统。 三家公司将覆盖所有细分市场和技术,涉及所有区域,惠及每个用户,同时助力提高各自的竞争力和可持续盈利能力,并承担更多的社会和环境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中期事业计划”中,联盟并没有规划一条复苏之路,包括工厂关闭、裁员和数十亿美元的成本削减措施和目标。

  接下来两天,三家公司将各自阐述合作内容。5月28日,日产汽车公布了2019财年业绩,同时宣布计划细节。5月29日,雷诺集团也将公布20亿欧元(折合22亿美元)成本削减的具体计划。

  日产发布企业转型计划

  联盟的全新战略提振了日产汽车的股价,该股周四在东京股市上涨逾8%,而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日产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29%。

  当然,日产的危机还体现在过去一年里销量与利润的双双下滑。

  5月28日,日产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公布了2019财年(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的财务业绩。

  2019财年日产汽车全球累计销量为493万辆 ,较去年同期下滑了10.6%,为日产汽车七年来首次销量不足500万辆。其中,日本市场销量下滑10.3%至53.4万辆;北美市场销量下滑14.6%至162万辆;欧洲市场销量下滑19.1%至52.1万辆;中国市场销量下滑1.1%至154.7万辆。日产预计,在2020财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汽车产量将比前一年下降约15%至20%。

  而销量的下滑直接反映在公司的财务数据上。

  2019财年日产汽车综合净收入下降到9.878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55亿元),较2018年下滑14.6%;经营利润为亏损40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182亿日元;净利润为亏损67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45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191亿日元。

  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日产汽车11年来首次亏损,也是该公司20年来最大的亏损。另外因新冠肺炎疫情对日产汽车在全球各地的生产、销售等业务活动造成的重大影响和不确定性,日产暂不发布本财年的预测。

  在当天的业绩发布会上,作为联盟“新中期事业规划”的一部分,内田诚公布了日产长达四年的企业转型计划。

  日产汽车将进行结构性改革,精简不盈利的业务与过剩的设施,通过合理规划产能、产品阵容和费用支出来降低固定成本,并优先考虑并投资可实现稳定复苏和可持续增长的业务领域。

  通过实施该计划,日产的目标是在2023财年末实现5%的经营利润率和6%的全球市场份额(含日产汽车在中国合资公司的业绩)。

  而这一全新规划无疑推翻了前日产CEO卡洛斯·戈恩雄心勃勃的扩张计划。

 “目前公司年销量为500万量,目标700万很难实现。” 内田城在发布会上表示,“日产汽车的转型计划旨在确保稳定增长,避免过度扩张。我们将专注于日产汽车的核心竞争力并提升业务质量,同时通过关注财务状况和单位净收益以实现盈利。”

  按照规划,日产将进行业务重组、降低成本,在实施标准轮岗的前提下,精减20%的产能至2023年年产能达到540万辆;全球产品线合理化提升20%(从69种车型减少到55种以下);固定成本减少约3,000亿日元。

  同时,日产将根据联盟“引领者-伴随者”模式,聚焦中国、美国和日本三大市场的发展。

  在这三大市场中,中国市场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市场。疫情期间中国市场基本停滞,疫情后又迅速复苏,在全球市场中也唯有中国能够提供较为稳定的汽车销量。同时,美国市场作为第二大市场,日产还需重振在美国市场的业务,日产也一直努力让美国地区成为利润引擎,但是由于美国疫情严重,其在美国市场的业绩持续恶化,将推进设备淘汰、抑制销售管理费等,进一步削减成本加快改善盈利状况。

  另外,日产还将通过关闭工厂和精简市场业务来减少成本支出。除了关闭印尼工厂外,日产还计划关闭位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工厂。同时削减在南美洲、东盟和欧洲市场的业务运营,并退出韩国市场,Datsun品牌退出俄罗斯市场,减少东盟部分市场的业务。

  近日,日本媒体曝出日产汽车计划在全球裁员2万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5%。计划裁员的原因非常简单粗暴:疫情导致全球范围内新车销量下滑,日产正在考虑减少欧洲及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精简生产运营成本,从而恢复受损业务。此外,去年7月,日产曾提出了一项全球裁员约12,500人的计划。

  但在沟通会上,内田诚还拒绝透露是否会削减更多工作岗位,称日产仍需与工会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协商。

  “日产的目标不是裁员,核心是保持可持续性发展,今天就企业结构改革进行发布,人员削减不在今天讨论范围。” 内田诚在回答媒体采访时表示。

  内田诚表示,为了“分担”改革带来的“痛苦”,他将在今年上半年减薪50%,其他高管将减薪30%。

  此外,为配合联盟的整体战略,日产还主导联盟的自动驾驶技术、中国的车联网技术研发以及2025年以后C级SUV市场的革新。

  联盟如何重回轨道?

  在离开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后,戈恩也透露了自己对于该联盟稳固性及未来的看法。戈恩曾断言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已没有未来。

  “自1999年雷诺成为日产汽车股东以来,对日产汽车就有很大的控制权。据悉,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权,但日产汽车仅持有雷诺15%的股权,且没有投票权。” 2020年1月8日,戈恩在黎巴嫩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这是问题的根源。

  戈恩认为,尽管三家公司联盟仍在运营,但联盟运营应有一定之规,不能简单依靠三家共识, “离开我,联盟会继续存在,但我认为他们的方式是错的。”

  事实上,离开戈恩的“铁腕”,雷诺与日产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双方高层持续动荡。面对销量、利润双双下滑的困境,这个曾经稳固的三角关系也在过去的一年半的时间里“摇摇欲坠”。

  数据显示,2019年,联盟合计销售943.673万辆,减少10.9%,自2016年三菱汽车加入以来首次不足1000万辆,排名也由全球第二滑落至第三。

  而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上述三家联盟中的公司均已遭遇困境。

  2019年雷诺全球销量下滑3.4%至375万辆,净利润为1900 万欧元,净利润较去年亏损1.41亿欧元为10年来首次年度亏损。

  由于销量和产量双双下降,三菱也陷入了亏损,2019年三菱汽车全年销量113万辆,同比下滑9%;营业利润为128亿日元,与同期相比利润下滑89%。

  事实上,过去5年,由于联盟内部的分歧,阻碍了各方在技术和产品层面的合作和成本分摊。而疫情带来的生死危机,给了联盟各方握手言和的动力。“新中期事业计划”的发布似乎也在回应“戈恩事件”后外界一直对联盟会否解体的质疑传闻。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联盟全新战略打消了外界对联盟将分崩离析的疑虑,从实质上说明了联盟成员将加强合作的决心,这不仅对联盟三家成员公司有益,对外部合作伙伴也是有益的,有助于树立外界,包括供应商、经销商和投资者和消费者对联盟的信心。

  同时,联盟重新肩并肩站在一起,将在零部件采购和下一代技术开发(自动驾驶、车联网、电动车等)等多个领域加强合作有助于提升联盟在华和全球各地的运营效率。

  “这是全球一盘棋的布局。”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当前首要任务是通过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先将自身业务恢复正常,而“引领者-伴随者”新模式则是“新中期事业计划”的关键。

  在该模式下,联盟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近一半的汽车采用这种新模式研发和生产,以此来将每款车型的投资减少40%,在技术共享等领域能够节省高达20%的费用。同时未来联盟的重点不是放在提高产量上,而是专注于更高效地生产车型,到2025年联盟的汽车产量将减少20%。

  “新模式更注重效率和竞争力,而不是销量。”塞纳德表示,“对我们三家公司来说,联盟是我们恢复业务的基石。”

  据了解,除了雷诺将在5月29日发布具体的战略规划外,三菱汽车或将在6月份底公布实施计划,三菱汽车首席执行官将对外宣布具体的削减成本计划的详细方案,这主要是受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战略规划影响,据悉,三菱的新战略将与雷诺、日产三方联盟的战略规划相一致。

  而按照联盟分工,三菱将聚焦东南亚和大洋洲市场,并主导C级和D级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研发。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各有分工、各司其职的做法确实能够节省不少成本和精力,然而能否真正如希望的那样实现协同发展,则非常考验联盟整体的管理能力,联盟若没有一个如戈恩一般铁腕的领导者,在全球汽车工业巨变的当下,依然面临很多挑战。

  但不管怎样,联盟的2020年,是翻开新篇章的一年,也是“新中期事业计划”的第一年。而这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也必将成为联盟史上一个泾渭分明的分水岭。